第二十七章 (1/3)

欠债还情 domoto1987 1585万 2021-04-16

27

走进厨房的少年很快又走了出来,目不斜视地抱着陈羽的衣服往主卧里走去。陈羽从他那里收回视线,坐下来往李纯熙这边问“他怎么回事?”

“什么怎么回事?”

“他今天,真的给我们的唐小厨师做牛做马?”

“是啊。”俊美的青年从盘子中捡起一颗提子“你不是知道的?”

他就早上见了人一面,什么都没来得及问,根本算不上什么“知道”“关于他的来历你知道还是不知道?”

“来历?他叫尉迟理,你觉得他是谁。”青年说着就把指间的提子塞进了陈羽嘴里“你要是想搞清楚自己去问。”

尉迟?!闻言陈羽吃惊不小。那个国际珠宝大亨尉迟家的人?他一边嚼着提子,一边锁住了眉头。

直到前几天之前,唐叶应该还不认识尉迟理。但是尉迟理为什么找上唐叶?真的是为了学习下厨?以现在的情况看似乎并不只是如此吧。尉迟家难道没厨子?而且哪一个厨师不比唐叶好?他却偏偏认定了他。

再说,他是怎么知道唐叶在那家餐厅工作?只是机缘巧合遇到?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巧合。

陈羽正在思索,旁边有人说“你还是那么喜欢给别人操心。你这样活着累不累?”

他回过头,李纯熙深黑的双眼正瞄着他。他便往李纯熙脸上轻轻一瞟“他是唐叔的儿子,也是我的亲弟弟一样的存在,并不是‘别人’,不过要是换成你呢,我绝对不会操什么心。”

李纯熙当即不咸不淡地回道“我也不劳驾你操心。”

“你的嘴巴要是像以前那样――”

“以前怎样?”青年说。

“最开始的时候,那时候比现在可爱多了,谁知道你怎么变成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的。”陈羽从衣兜理摸出一支烟,想到都过了这么久了,早就物是人非,自己再提那些又有什么用。

果然,李纯熙听他如是说,便道“你自己又好得到哪去。”

李纯熙说完这句话,两人间便陷入了沉默。完全的死循环。过去,是提不得的伤口。看似已在时间中愈合,却留下了永远的疤。

晚上的饭桌上只有三个人,尉迟理笔直地站在饭桌附近,不远不近地和餐桌保持着刚好的距离。

陈羽吃了几口,觉得有点好笑,回头看一眼那少年,少年也看他一眼,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羡慕嫉妒恨,还是那么恬淡如初,仿佛根本就没看到他们已经吃上了饭。

“放他过来吧。”陈羽给唐叶说。有个人杵在那里,吃个晚餐也不是那么舒畅。再说人家堂堂尉迟家的少爷,在他这里就沦为了一个连桌都上不了的角色,小心下次连本带利报复回来。

“别管他。”唐叶不太乐意“吃不完再留给他。”

“你当人家是……”狗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