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.蝉蜕长生 (2/3)

“也是倒霉,瑶山竟然也有邪物入侵,”瑶山狠狠一叹,借着墙边的山泉略洗脸,“伤不严重,修养几日就好了。外头是救我的人,你出去和青麻交代一声,莫要怠慢了。”

茱萸嘟着嘴说“还用侍主说。”

他掏出一把果子,正是几日前瑶山烦躁时随手乱丢的那几颗。递到瑶山面前,他说“以后结出的果子不要乱丢,好歹算是一点精华。”

“噗,”瑶山笑了,推脱开来“你可都丢了吧,这果子比路边的野草还不值钱呢。”

茱萸哼了一声“都是草,何苦瞧不起草。我不丢,我要收起来。”

“你收起来也没用,种不出第二个我的。”

瑶山收拾好自己,冲着原地拽小兜嘟囔的茱萸挥挥手,潇洒地往外走。

外间,男子已经落座,身前小矮桌放着清水果盘。瑶山上前一步“吾等不兴饮茶,不过些许无用之果,自然山泉,招待不周,还请恩公不要嫌弃。”

男子抬手示意无妨。

瑶山一笑,坐到自己的椅子上道“今日能活命,全靠恩公相救。还请恩公务必告知在下姓名,好叫瑶山时时感怀恩公之举。”

男子正坐,羽睫未垂。半晌,他道“我叫亓涯。”

瑶山脸上的笑容一滞“你说什么?”

男子又重复了一遍“我叫亓涯。”

“……”

瑶山放下杯子,收起了脸上的笑容。静默了一会儿,方哼笑一声“我说呢,方才我还在奇怪,没有我的指引,恩公是如何知道我洞府何在的。原来……你是亓涯仙君啊……”

说着,他站起来又是一拜“见过九重天仙君,瑶山方才多有失礼之处,还请仙君莫要计较。”

亓涯有些意外瑶山这样平淡的反应,“我以为你……”

“仙君救我是事实,”瑶山没有疑虑地说,“我也知道仙君到这里来,是为了什么。”

“如此,”亓涯点点头,也不多做拐弯抹角,直接开口“可否请侍主告知在下,为何不肯去完成第三世的情劫。”

瑶山一叹,心道我之前说的皆是实话,想不到上界之人竟都不信。

他说“之前,请列位仙官回去传的话都是我的肺腑之言。我本以为三世情劫乃是一个小忙,帮一帮也无妨。可是两世下来,我精疲力竭,心中愁苦痛哀满溢。实在没有什么力气,再去经历第三世了。”

亓涯皱眉“那些情绪都只是你的转世,并非属于你。”

“但是我感觉的到,”瑶山直言回望,“难道仙君感觉不到吗?”

仙君一阵无言,沉默少许,他道“只是一些凡人的无端情绪,实在不必理会。”

瑶山简直要被他这个说法给逗笑了。良好的仪态维持不住,冷笑一声“那我问仙君,这两世情劫下来,我除了得到一堆所谓无用的情绪之外,可有少许好处?你过了三世情劫,就可统领三界,可我可是什么都没有啊。而且,劫难最终不过了悟二字。仙君经历了两世都不曾了悟,这第三世……”

他露出一个轻蔑的笑来“我看……不历也罢了。”

被人戳着鼻子骂悟性不佳,亓涯仙君倒也不恼,而是直白相询“你想要什么?”